Advertisements


位於欒川縣朱家坪村的小村落,就有著大約90歲的老夫妻居住在這裏。沿路可見,這裏被滿滿綠意的樹林包圍,仿佛身處在世外桃源。

那是半山腰的一戶人家。

Advertisements

一個用木杆搭建的簡易小橋,「橫垣」在兩米多寬的小河溝上,這是通向半山腰唯一的道路。小路約有一米多寬,過一個三輪摩托綽綽有餘,如果開的是麵包車,就需要很高的駕駛水準了。

「來啦,來,進屋歇歇來!」一位阿貝聽見狗叫聲,從屋子裡走出來,好奇地打量著作者一行。

Advertisements

「我這兒平常很少來人,半年也不知道會不會來一個陌生人,你們是弄啥哩?鄉里的還是縣上的?」看作者挎著相機,背著包,阿貝以為是上級幹部下來視察,看了一圈房屋周圍,沒有見到村幹部,又問了一聲:「xx沒跟著來?」

阿貝叫的名字,很可能是他熟悉的村幹部。

Advertisements

阿貝姓賈,上午到山坡上弄了不少樹葉,準備拌拌喂雞,也是剛回來,聽見院子裡狗叫聲,換了乾淨的衣服出來。

「我當是搞人口普查的又來了。」賈阿貝一笑,問:「摘點櫻桃吃吧?」

院子裡到處都是石凳子,阿貝隨便坐在一塊石頭上,把唯一的凳子讓給作者。

「沒人了呀,都走了,就剩點老傢伙在這兒了。咱出去尋活幹沒人要,在家還能多少種點地,顧住嘴。娃子們都出去打工了,買個面、買點油,都得趁著誰家有車的回來了,叫人家再跑一趟。咱不會騎車,去街裡一趟一二十裡,年輕那時候看電影,光腳板子也跑了,現在不行了,懶了,跑不動……」

Advertisements

賈阿貝的院子沒有院牆,房前是一叢盛開的薔薇,還栽種了不少蘭草、杜鵑,最外面壘起來的石牆上,栽著幾顆果樹,紅的是櫻桃,青的是黃杏,以及柿樹、不少黃楊。

「去年,來洛陽兩口子,約莫會有50來歲,來一看,說哎呀,你住這地方老美呀,一院子都是花、果樹,想賃我房子哩。我說那不中,你住我房子,我住哪兒?他們說有錢了去街上住,他們一年來這兒就住三個月,剩下時間我還回來住。我沒答應,那不得勁。咱在家了,種點玉米,種點藥材,秋天了上坡打點板栗啥的,消消閒閑怪美,我不想去街上,吃根菜毛都得掏錢買,那會勝家裡頭……」

Advertisements

賈阿媽是一個比較小心的人,由於不確定我們是幹什麼的,從地裡回來的時候,專門繞了個遠,找到回村的年輕人打聽。

Advertisements

來的路上已經遇見過小夥子,沒想到還是作者的粉絲,他給阿媽介紹了一番,阿媽就聽懂了一句:「給老年人照相不要錢。」之後興高采烈的回來,邀請我們在家裡吃中午飯。

「咱這兒不種小麥,有能力的都種藥材,種五味子、蒼術,我沒本錢,坡上挖了點野生的,就栽了半畝地,剩下的,種點玉米。咱山裡人愛喝玉米糝飯,吃面了都是叫人去街裡捎回來。糧食不值錢,也不賣,多那些,喂倆雞,到冬天,收雞販子們來了,一二十塊錢一斤,兌給販子們……」

Advertisements

賈阿媽中午準備做麵條飯,擇著剛從地裡采回來的生菜、韭菜,問:「一會兒找個袋子,給你們薅點吧?種菜也是,少了不值得種,稍微一多吃不完,都老了,人吃一少半,雞吃一多半。」

放下戒備心之後,老兩口告訴作者:孩子們都在外地,女兒一年會多回來幾次,兒子工作忙,一年最多只能回來兩次。給阿媽拍照的時候,阿媽還專門問,用不用換換衣服,說自己穿的像個要飯的。

Advertisements

準備離開的時候,阿媽專門從冰箱裡拿出來兩個窩窩頭,硬要塞進背包裡。「你們才來不認得,這就認識了,往後要是再走到門上,咋著也得回來吃頓家常飯。別的不會做,咱家有雞蛋,擀個麵條也還會……」

對於大山裡的老人們來說,平時很難見到陌生人,80歲以上的老人,普遍是一味地熱情,得到一丁點的好處,就感激不盡,60來歲的阿貝阿媽們,相對就謹慎一些,對於進山的陌生人有一絲警惕,當放下戒備之後,也是強拉硬拽的要求在家裡吃飯。

Advertisements

對於這邊山裡的很多農民來說,一旦認可了你,不管吃不吃飯,一碗荷包蛋是免不了的,豫西幾個縣的老鄉們似乎有一個通用的最高禮儀,那就是:「客來了,先燒完茶喝喝!」

這碗茶,就是荷包蛋放白糖。你們那裡家裡來人了,是怎樣招待的呢?

 

更多好看文章,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

Facebook 留言版